Lao He

POETRY

老贺 Lao He

老贺 Lao He

老贺 Lao He

原名贺中,出生于北京。诗人,独立策展人。9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2003年创建“猜火车文化沙龙”,并以酒吧形式推广独立电影十年之久。

2010年与王小鲁共同创办“北京新青年影像年度展”。

2013年创办《好食好色》民间文化刊物

2014年策划主持“中国文化公共空间探访计划”

2016年策划主办系列“诗人画展”。

Lao He (original name: He Zhong), comes from Beijing, is a poet and a independent art curator. In 2003 he created “Trainspotting” culture salon, and has been popularizing independent films by bar for ten years.

2010  Held “Beijing New Youth Film Festival” with Wang xiaolu.

2013   Founded folk culture magazine <love food, love beauty>.

2014  Held “Chinese culture and public space program”

2016  Held a series of “art exhibition of poets”.


 

作品简介:

我的诗是抒情+意向+解构。在我看来语言地原初表达与终极抵达是抒情。最起码对我而言。而意向是诗歌的隐蔽,是诗成为诗而不同于工具化语言重要品质之一。由于意向的叠加与阻拦使诗不能抵达答案,而是无限地逼近一种开放的语言空间。解构不仅是对时代的质疑也是对上述经典论述的质疑,在对自我的不断追问与拆解中形成了新的结构与形式。其实形式并不重要,诗是自由的,诗的打开过程中充满了各种冲突与悖论,就像我们的生命充满着各种冲突与悖论。

《六月里的无题》是从一次相逢入手,然后进入心里时间密码。面对沧桑汹涌的生命之水,作者是观望着也是挣扎者。

《减肥幻想曲》是一首即兴之作,通过无辜的身体写到了无辜的情感。也是一次对身体的肢解与意淫。

《另一只舌头挂在窗口》用隐喻与唯美的方式写了一次惊险的一夜情以及性爱之后的深度失落。性爱是政治的,政治是色情的。

My poems are mixtures of expression, willingness and deconstruction. In my view, the root and the end point of the language is expression. Behind the willingness, there are hidden poems, and willingness is a significant quality that makes the poems be known from the instrumental language. Instead of arriving at answers, poems become a kind of open language space because of the wiliness’ discourage. Deconstruction is not only a query of the century but also query of traditional views above-mentioned. Art formed new construction during the process of self-examination. In fact, form is not important, poems are uncontrolled. The process of reading a poem is full of conflict and paradox, just like our lives.

<no title in june> comes from a meet by chance. It’s a password of heart and time. Facing the turbulent life torrent, the author is looking and struggling.

<keep fit fantasy>is a impromptu poem, describing innocent emotion by innocent bodies. It’s a kind of dismemberment and psychosexuality for bodies. 

<another tongue hanging on the window>described a One Night Stand and the sense of alienation after Eros. Eros are political and politics are erotic.

The photos of my studio/home see below

 

六月里的无题

将三十年放在三个月里浸泡

多余的时间

从院墙上缓缓坠落

爬山虎的印迹

童年时孤独的掌纹

在荷塘的上游隐隐现现

青春期纷纷长出老桑树的反骨

直到它遮天蔽日

直到我们落叶纷纷的中年

在它的庇佑下重逢,

哭泣,逃遁

发弥天的大愿与大谎

直到黎明前的鬼魂在困顿中

轻声尖叫

直到三个盲人在大雾中鬼头鬼脑

地撞到了光明

一声媚笑

升旗———是夏日的苍天示警

二十年前我们相互搀扶着

从虚无走向虚无

三十年前我们在鸟的怪梦中相约醒来

在丑猫的眼神儿里踟蹰不前,刺探人间

在黄鼠狼仰脖眺望的胡同里

擦身而过

那时你一定很瘦,总有影子在我身边晃来晃去

树木也总是晃来晃去,遮蔽了一些失足的少女

提前进入我的春梦

那时天空依旧很蓝,踮起脚尖就可以看见十年前的死亡

却看不清枯井深处的虚无上

落满少年的尘埃

那时四只眼睛的蜻蜓就可以帮我

打探出,你在谁家的盆景里

慢慢长出果实,露出翅膀

那时岁月静好,草木如斯

残冬如短章,肉体如空简

那时,羞耻还是汉字里的深宅大院

而我们经常爬上墙头

在孤独里相见,在掌纹里相见

在千年之后废园的密码里相见

你一会从东来,一会从西来

一会儿从医院里取出乌云、切片与嘴唇

那一夜,你押送着夕阳与坦克秘密穿越

我的梦境

而我却不知,从哪一条路口出发

可以拦住我的青春、

从哪一个肉体里醒来

可以震惊我的岁月

我不知那一场被六月删去的暴雨

可以洗亮我的骨头,折射出前世

的倒影来

那时,我真不知道三个月就是流水啊

生命中一些永恒的消逝反复击打着人间的秘密

三十年与三个月相互浸泡

花是酒的味道

酒是茶的味道

春天是秋天的味道

右手是左手的味道

四十年前我在襁褓里藐视人间

岁月的起伏的鼓声

如中年美妇仰卧群山

那时,我无论是向前还是向后

都能看得很远

我能看到外祖母从虚无里走出,蹒跚地一直

走进我的童年

我能看到一颗颗子弹与肉体分离,射入少年的

槐花之夜

我甚至可以把这个夜晚看到尽头,看到支离破碎

直到渐渐长出白发红颜

可我闭上眼睛就全是暴雨啊

每日每夜都是暴雨

生者与死者,虚妄与真相

在六月的暴雨中公平地交换

口粮、传说与相对论

医院是一艘艘远遁的船

伤口上悬挂着的白帆招降着

水中的挣扎的安魂曲

我与你拉着手向永生的白船游去

游过童年与衰老

游过疾病与波澜

游过鱼的疼痛与草的隐忍

游过一个个轻浮的肉体

与溺水之心

但我始终不敢睁开眼睛

不敢游过纸面上一浪高过一浪

汉字的泡沫

此时,天在渐渐地遥远

水在渐渐地蒸发

时间慢慢地消瘦成

一棵孤树,矗立于冬天的窗口

完成于2016年12月11日

减肥梦想曲(一)

 

如果我减掉二十斤,是不是就可以吻你

卸掉的重量全部加在嘴唇上

如春天催开玫瑰的速度

如大海瞬间卷入十万只海鸥的呼吸

而单单吐出你

在无鳞的孤岛上

生根、发芽、落日

排出三月翠绿色的卵

春梦一样大的嘴唇

向着夜空

风一吹

所有的少女就摇摆

 

此时,我必须相信最好的早餐是北风

白云,母鱼眼中的幽怨

减肥不过是东风压倒西风

取掉物质的肉 悬挂镜中的空

减肥不过是减掉男人最哀婉的部分

词语中多情的外延

血中血,梦中梦

减肥不过是一次山寨版的反腐

掏出心事重重

咬紧两袖清风

所以此刻,我现在每一个动作必须

简捷、透明

力求目标明确

就像时间是为了死亡

死亡是为了边界

就像我们写诗,

是为了把历史写小,把围墙写高

把男人写进军营里,把女人写进账户里

关键是看你怎么花

 

而当我用完最后的力气

把西风写尽,把诗书写黄

把肚腹写扁

把整夜整夜的冬天写残

就有两个独立的雪峰炫耀于

理想的枝头

亲爱的,咱们好好算一算

这两三个月扣掉的口粮

是不是,

用你开春的秀色来找补

 

  

另一只舌头挂在窗口

                              老贺/文

睡觉时,一只舌头挂在窗口

你的尖叫只能惊醒

夜行人,与两三只诡异的小猫

如果是夏天

我们会怀念一条河流

有白色的小船从欲望的上游飘过

整个夜晚都在航行

 

我们在虚无里诞生 在虚无里老去

在虚无里风起云涌,

时间是红色的

花朵是酒国的粉黛

开满冉冉升起的明月后花园

今夜还是牵一牵手吧,亲爱的

虽然我们早已忘记

但彼此并无仇恨

 

酒醒时,另一只舌头挂在窗口

代表闲人免进,或明镜高悬

还不明白吗,寡人有疾

已黑白颠倒,混淆视听

为了羽化梦蝶

大隐隐于诗,

第一次,将酒色与情枝寄给远方的孤独的小镇

 

如果此时,小镇的路口有棵大树

那就把舌头挂的再高些,再远些,面朝南方

并向未来所有的情人及其助手们宣布

从明天起,

无腿的人将出门远行

有嘴的人请停止歌唱

 

 

 

 

 

 

 

 

 

 

 
 


  • 你为什么做艺术?

写作对我而言还是要表达对这个世界的无限眷恋以及内心的困境。文字是我与这个世界衔接的特殊存在,当然也可以没有。所谓成功就是要真正写出内心的困境与这个时代的困境,并以一种包容、柔软、开放的态度面对它。同时得到普世认可。然而我想到达这一步也就等同于虚无。所以艺术从本质上不能真正解决内心的困惑。如果在虚无与成功之间可以体验到“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境界就还可以再写,大多情况下是不写。

  • 你觉得怎样才是一个成功艺术家?

还有一种“成功”是通过艺术创作让生命越来越自由越来越获得解放。所以我关心与支持各种跨界艺术创作、交流与实践。这是我参加venize双年展2017特别项目的主要原因。

  • 你对现在的“当代艺术圈”有话要说吗

首先我觉得观念不是创意与点子,而是认知通过体验地表达。其次观念也不是一把万能钥匙,不是有了观念艺术就迎刃而解了。我们在作品要看到人的情感、气息,要看到内心的颤音。艺术是人的语言对精神事件的完成。观念只是开始,创作才是整个思考过程,包括叛逆与否定。

 
  • Why do you do art?

For me, I write to express my love to the world and the difficulties in my heart. Writing connects the world to me, but it’s no necessary of course. Success is to write the difficulties of my heart and this century, and face to the difficulties with a comprehensive, soft and open attitude. And the world should accept you at the same time. However, I think art will never answer the questions from my heart. If I can experience “sex is zero, and zero is sex”, I can continue writing, but this case is rare.    

  • How to become a successful artist?

First I don’t think a concept is a kind of creativity or idea. A concept should be a expression of acknowledge by experience. Second, conceptual art is not all-powerful and we must see emotions and aspirations in the creature.  Art is an achievement of mental issue by human language. Concept is just the beginning and creating is the process of thinking.

  • Do you have some words to say to contemporary art?

I fancy circles. Suppose contemporary art is a circle, there are must several circles inside of it. Art either being individual or far away from ostentatious people.